沒錯,你不必把它視為特別。這場戰只不過是剛好出現的事而已。
把每天的行為、人們的幸福結晶化後的東西就是聖盃戰爭。參加的事、互相殺戮的事是決對不是罪惡的。」

「所有的人類都只抱持著自己的願望,為了達成目的而互相爭奪。所謂人的一生就只是那樣罷了。不論大小,共通的事項只有那種指向而已。沒有一個人不想要實現自己的夢想的。當然啦,成功與否又是另一回事。人類是為了實現自己的願望而存活的,可是全部,都是沒有達到目的就結束了。」

「凡事都有順序。為了要實現願望,必須要有與其相呼應的努力和積蓄。然而如此徒勞的累積,我們稱之為人生。────聖盃,單單就是要使那徒勞歸無而已。要把人類的生存方式更加的簡單純化,就是聖盃戰爭這類互相殺戮的事情了。」

「也就是說,這不是什麼特別的事情。只不過是,七人的Master自己本來應該要經過漫長過程,才能到達目的的人生,卻因為踏上聖盃這條捷徑而被縮短了。除此之外其它的都沒變。人的行為就是把別人的願望,全部塗抹上自己願望的色彩。不管是聖盃戰爭還是你的人生,都不會因此有所改變。你就只要照你自己的步調,不落人後地勝利到底就好了。」

「………………」

神父愉快的說著。

不管是崇高的願望還是卑下的願望都是一樣。

無須理會願望的品質。

只要照著自己的心,蹂躪他人的願望────

那到底是諷刺呢、還是有其他的意思呢,我搞不清楚。

只是這個神父所說的是認真的,就算我是個搖擺不定的Master,也有戰鬥的價值。

*********************************************

────在其對面。
已經過了十年以上的往昔,那個時代是還抱持著希望之事。
男的是在1967年,父親在巡禮中獲得的孩子。
綺禮這個名字含有祈望的成份在內。
父親為孩子所命名的,是既清澈又美麗之意。
孩子照著此祈望成長,年幼時就持有道德與良知,早熟的思慮使他見識深邃。
父親欣喜繼承人有得天獨厚的優秀,兒子也理解父親的欣喜。
優秀的兒子,對雙親而言是值得喜悅的事情。因此這男人十分珍視自己。
───依此理解,少年照著父親的理想逐漸成長。
至此毫無疑問。
父親不喜愛的事,和回應父親的期待是兩回事。
被命名為綺禮的少年健康地逐漸茁壯。
......只有一點。
父親所言「美麗的東西」是什麼呢,只有這點無法理解,時常縈繞在心。

───發覺到分岐何在,是在某日早晨。
睜開雙眼、坐起身子、抬起臉來同時發覺到。
為什麼那時會瞭解到呢,毫無理由。
不對,倒不如該煩惱為什麼迄今為止都未曾發覺到呢。
總之,他發現所遺忘之事。
父親因祈願美麗,而賦予綺禮這個名字。
為此一直心存疑問。
父親認為美麗的事物。
那個是────少年他,即使一次也未曾感受到的美麗。
還不只如此。
能讓他感到美麗的不是蝴蝶而是飛蛾、
不是薔薇而是毒草、
不是善而是惡。
雖然無法理解一般人所抱持的良知、信賴的道德,良善之事是正確的。
少年他,是天生只對其相反面抱持著興趣的人類。
這個苦惱,誰都無法理解。
連綺禮本人都無法判斷這個苦惱是怎麼一回事。
只有不停地努力。
不停地追求從一開始就沒有的、即清澈又美麗的心。
刮掉肌膚、切碎肌肉、抽掉骨頭。
如果心裡面沒有的話,那還有著找尋何處能容身一事。
跟隨父親數十年,走腫了後腳跟巡禮聖地。
若說要刻劃出他的步履的話,走過的距離甚至能到達月亮。
並非尋求肉體上的痛苦。說起來,對信徒們而言至極重要的不是肉體上的痛苦,而是精神上的痛苦。
在此功德中,少年斷過食。
若自己天生即罪人的話,那無此程度的處罰就和世界不相配,他所信仰的道德如此教導著。
然後又過了十年。
不但沒有得到不停追求的心,取而代之反倒是得到結論。
根本沒這一回事。
歸根究底,他只是天生沒有「普通人的幸福實感」罷了。
人們能有幸福的實感,做出良善正確的事情。
博愛、信?、榮耀、安全
在這些事情裡發掘不到喜悅,只能說是天生缺陷者。
少年認為的「快樂」只能算是他人的苦惱。
因他人而殺害、因他人而愛憎、他人所持有的墮落。
在這些負向事情裡,少年才有「幸福」的實感。

......對他而言的不幸,因為有如此充份的思考回路,所以才能抱持著「道德」。
小時候,就領悟到自己再怎麼做,也無法和世界的常識相符合的少年,用盡全部精神來努力克服。
對身為缺陷者的自己死心,不放縱自己的異常快樂。
得不到一般人所擁有的幸福的自己,回歸人群,設法做到救贖。
因信仰此道,而和父親一樣,成為神父解釋人生。

────神會赦免一切。
那麼像自己這種「天生缺陷者」也能得救嗎,他如此思考著。
但,結果是悲慘的。
即使恪守神的教誨、服從規律、生活樸素,但他無法發掘勝過「他人的痛苦」的喜悅。
連深信不移禁止違背道德的教會之教誨,對他而言只是不道德罷了。
本來,就沒有痛苦。
從一開始追求的東西就是無物。
只要是到手的東西就不可能失去、也不可能歎息。
成人後,成為神父的男人所持續抱持的,只有「為何」這樣的疑問。
沒錯───到達了所有人生的岔路。
因犯罪而愉悅。
犯下罪行,為何會沉醉在此不道德中,愉悅地肯地異常的自己,已經明白了。
因缺德而富裕。
為何因一己之欲而陷害他人,從此利益中而得到更多財富的道理,已通曉了。
但是。
天生不帶有「自善轉成惡」之選擇,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
一開始就接受身為標準外的人,從世界被斷絕,至死方休是為何呢。
這壞掉的東西、在為成世界公害的事情為前提而被生下來的,有這一回事嗎。

良知的話語。
道德的拆解。
正義的裁奪。
那全部都斷定著惡是無法存在。

────但是為什麼。
若是無法存在的話,為何這種事情一定要被生出來不可呢。
───沒錯。
若一開始就有缺陷的話,那一開始就不要生出來不就好了。
世界憎恨著惡,排除著錯誤。
儘管一開始就生出「不被希望的」來、
只是為了死亡、只是為了疏離而存在。
────男人,不停問著此罪何在。
長久的苦惱、盲目的信仰,到最後得到的是什麼也無法得救。
但是,為何。
這已不是苦惱而是純粹的疑問,對於無法揮去的某種感到憤怒。

*********************************************

如此戰戰競競地央求著,看來櫻不瞭解我是多麼地喜歡她啊。
「啊啊。如果不會吵到你的話,那我就待這裡。等到櫻睡著後我再出去,這樣可以嗎。」
「好、好的,當然可以! 我會努力保持清醒的!」
所以啊,櫻。
雖然聽你這麼講我很高興,但這樣一來不就沒意義了嗎。
 
 
------------------------------------------------------
原著:奈须きのこ
 
以上摘自:http://book.sky-fire.com/Novel/2706/MainIndex.html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ndlessu 的頭像
endlessu

endlessu

endles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