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戀似一首詩,清新,文雅而又有格調;初戀像一支歌,輕快,激昂而又有節奏;初戀若一曲詞,婉約,深情而又有蘊意。
************************************

  獨孤敗天終于明白困擾了自己家族近千年的問題。“盡學天下三流武功,武功終將大成。”這句話原來只是獨孤戰天所說的招式用法一段的最後一句話。前邊的大意是︰武功達到一定境界,已經無招勝有招,但並不是真的無招,只是化繁為簡。而三流武功正是大陸公開,公共的武功,流傳的最久也最簡單,是經過千錘百煉的招式。

  這樣的招式初創之時可以說都是名震一時的絕技,盡管各家各派敝帚自珍,但時間長了,自家的絕技必然會流傳到江湖中,絕技變成了眾所周知的武功,因而不能再稱之為絕技了。千古流傳下來的公共武功當然是凝練的精華,單以奧義來說,這些武功遠勝于現今各家各派的那些所謂絕技。但是這些武功畢竟是公共的,你懂,他也懂,所以反而是那些不一定有精深奧義的各家獨門武功成了神功絕技。

************************************

  美少女還是不氣不惱,嘻嘻一笑道︰“臭小子,你懂什麼,沒听說過‘天下寶物有德者居之’嗎?既然我收集到了不少寶貝,就說明本姑娘是一個大德大賢的人。說你一副賊眉鼠眼的樣子你還不愛听,你看你,鼠目寸光,這點道理都看不明白。”

************************************

  獨孤敗天暗道︰你還知道你睡覺時不老實?你還知道不好意思?真有意思,女孩睡覺時居然也能這樣,真是不一般的可愛。不過話又說過來了,你再不老實,也比不上我。"

  想到這里,獨孤敗天心裡一動:難道是我睡覺時不老實,滾了過去,又抱著她滾了回來,根據以往的經驗,這種情況非常有可能。看來自己挨的這頓打,還不算冤。

************************************

  “嘿嘿,這是你們逼我的,你們只是為了那狗屁先輩的遺言就對我進行無休止的追殺,而我只不過為了保命、為了活下去而已。武林大亂吧!這樣一個腐朽的武林早該覆滅了,戶樞不蠹,流水不腐,平靜了數十年的武林需要來一次大的風暴。”

  獨孤敗天想象著正派武林人听到自己這些瘋狂話語時的表情不禁笑了,他們肯定會大叫道︰“妖言惑眾,大逆不道,我要替天行道。”

  “呸!去你媽的替天行道吧。”

************************************

  獨孤敗天身上早已出了一身冷汗,他知道自己這是在拿命做賭注,賭這些王級高手一定自負到不在附近親身搜索,只放開神識感應自己的氣息。

  他擦了一下臉上的汗水,“媽的,你們幾個老不死的,害的老子擔驚受怕了這麼長時間。唉!尹風真的謝謝你了,想不到你這個家伙死了以後,什麼也不是了還能夠做件好事,這就叫做廢物利用吧。”

************************************

 “說,南宮仙兒那個小賤人住在哪個院子里。”

  “她……她……她……小姐她……”

  “不許結巴,痛快點說出來。”

  還真有效,這個人嚇的居然真的不結巴了。

************************************

  獨孤敗天大吃一驚,這三人身上的殺氣太重了,隱隱泛著死亡的氣息。“你們三人是什麼人?”

  “殺你的人。”居中的女子冷冷的道,聲音雖然清脆,但卻使人忍不住自心中升起一股寒氣。

  “天下要殺我之人多了,你們是哪三頭?”

************************************

  淒冷的秋風吹的獨孤敗天身旁的篝火明滅不定,他躺在地上抬頭仰望蒼穹,怔怔出神。

  浩瀚的星空,繁星點點,無垠的宇宙永恆無盡,小小的人類社會和那廣闊的天地比較起來

  是多麼的渺小啊!而個人的榮辱那就更顯得更加微不足道了,人生匆匆百年,在那無盡的歷史長河中算的了什麼呢,恐怕連一粒塵都不如。

************************************

  就在他感到力竭,再也沒有一絲力量之際,一種看破人世浮華的滄桑感覺涌上了他的心頭。生又如何,死又如何,一段生命的終結,又是另一段生命的開始,生死輪回,寂滅天道。永生與寂滅都是生命的表現形式,是一種相通的境界。

  “生死相通,生盡死,死盡生。我在那一時刻力盡後真氣再生,是了,道理相同,死盡生,真氣盡時也可再生。對方的刀劍的速度為什麼在我眼中變慢了呢?難道我成就了傳說中的天眼通?哈哈……”獨孤敗天大笑不已,滿臉的血污使他顯得猙獰無比。

  可是就在這一瞬間,放慢的刀劍又加快起來,嚇得他大驚使色。

  “媽的,老子又做了一回瞬間高手!”

************************************

  有一種感覺總在沉默時,才承認是“相思”;有一種緣分總在夢醒後,才相信是“永恆”;有一種心情總在離別後,才明白是“失落”。

************************************

  思念像小河

  在夢中靜靜的流淌

  心情穿越落英繽紛的山林

  尋覓你遠去的目光

  獨自一人在寂寞的星空游蕩

  讓相思化為一顆流星

  在璀璨的星空譜寫憂傷

************************************

  “如你所願,我就下流一回。”獨孤敗天身形如電,聲到人到,在華雲仙的玉峰上狠狠的摸了一把,而後飄出了窗外。

  “哈哈,今天真是一個另人愉快的夜晚,小仙仙下次再找你好好聊聊。”

  隨聲獨孤敗天聲音漸遠,華雲仙飛快躍出水面,迅速穿上了衣服。而後屋中傳來了一聲刺耳的尖叫,緊接著里面傳來花瓶碎裂的聲音,隨後整間屋子開始搖晃起來,最後在轟隆一聲巨響中,整間屋子坍塌了。

************************************

  “謝謝各位的關心,這里沒有什麼敵人,我只是踫到了一只老鼠而已。雪兒和我都被嚇壞了,一不小心鬧出了這麼大的動靜,真不好意思,打擾各位了。”

  看著地上昏迷不醒的雪兒,眾人都不怎麼相信華雲仙的話,但出于種種考慮,只能口上不斷的安慰。

  盡管眾人都不相信華雲仙受驚于老鼠這個事實,但這些仰慕者為了討好他們的聖女,于第二天在天魔谷內展開了聲勢浩大的滅鼠行動。

  當獨孤敗天得知這件消息時,簡直笑翻了天。

************************************

  萱萱有些不好意思,扭捏道︰“真的有那麼疼嗎?我沒用多大力氣啊!”

  獨孤敗天一邊揉著胸部,一邊抱怨道︰“沒多大力氣?你也不想象一下咱們倆之間的差距,如果一頭恐龍不小心踩了一個帥哥一腳,你說那帥哥受得了嗎?”

  “去死吧你!”萱萱臉色鐵青,一拳將他轟飛了。

  獨孤敗天撞破窗子,向窗外落去,“啊……你個暴力女……”

  窗外傳來重物落地的聲音。

************************************

  萱萱泣聲道︰“師傅,我活不長了,嗚……我不能夠為你送終了,嗚……”
  “呸呸呸,烏鴉嘴,我老人家早已是不死之身,怎麼會死呢,童言無忌,大風吹去。”
  “嗚……可是我活不成了,你是我從小看著長大的,我真舍不得這樣離開你啊,嗚……”
  “呸呸呸,小丫頭怎麼說話呢,是我從小看著你長大的。”老人氣的胡子直翹。
  “嗚……一樣啊,你看著我的時候,我也看著你的啊,嗚……師傅我舍不得你啊,嗚……”萱萱一把一把的將鼻涕眼淚抹在老人的身上。
    “師傅我是看著你長大的,啊,別瞪眼啊,我是說我整天看著你,我一點點長大。別笑,我在認真和你說話呢。我整天看著你,根本沒見過其他的武聖,這一次你說什麼也要帶我去那些萬年老古董的地方轉一轉。”

************************************

  獨孤敗天思緒萬千,他在林中靜靜的站著,想了很多很多,從他踏入江湖第一天起,一直到現在……

  他走的是一條血雨腥風的道路。

  無數的生命已經死在他的劍下,上千的亡魂其實與他無冤無仇,但命運的抉擇另他無從選擇,身負魔軀,他只夠舉起手中的屠刀,去面對那些沖上來的“勇士”。

  回想自己手中的利器像收割莊稼一樣不停的收割著生命,他有一股不真實感,那個因為一個簡簡單單的初戀就受傷的純真少年哪去了?那個曾經快樂無憂,喜歡和鎮上的伙伴玩街頭爭霸的少年哪去了?

  短短不足半年,他的人生道路已經轉向了另一邊,殺人如麻的武林公敵、冷血魔王……

  他失去了太多太多……

  想想從踏入江湖以來,他究竟負了江湖,還是江湖負了他,他心中無語,因為事情還遠遠沒有結束,當他再次踏入江湖之時,將會掀起另一番波瀾。

************************************

  “在那遠古強者如林的時代,如果……我是說如果……所有人都贊成造神運動,那到底會出現多少神?”

  魔祖想了想,道︰“當時的遠古武聖若是加在一起總有上百人吧,如果當時所有武聖意見統一,毫無疑問會有數百個神,你問這個干嗎?”

  “如果上百人都成神,到底要听誰的?”

  魔祖還是不明白,沉聲道︰“這個很難說,畢竟大家都是神,很難听命于一個人。若是以武力來論的話也不好說,許多強者的功力都相差不多,實難分出輸贏。就是那幾個實力最強者,若是強迫別人听命于他們,恐怕也會引起所有武聖的抵抗。”

  獨孤敗天接道︰“不錯,沒有人能夠獨自統率數百名武聖,其中的野心家若是想獨攬大權,你說他會怎麼做?”

  魔祖顫聲道︰“你……你是說,在所有事件的背後……一直有一個人在推波助瀾,在導演這一切?“

  獨孤敗天搖了搖頭,道︰“不是一個人,應該是幾個人共同布了一個巨大的局!”

  魔祖沉重的道︰“太可怕了……這個推斷我真的不願意去接受,但從當年的蛛絲馬跡來看,你的推斷真的極有可能!太狠毒了,不管是否贊成造神運動,都難逃一死,只有幾個未來的神能夠活下來,好惡毒啊!”

  “這個推斷也令我自己不寒而栗,當年布局的人太毒辣了,想要數百武聖同時死去,只有制造一個極大的矛盾,令數百武聖同時參戰才能夠達到這個效果。”

  魔祖道︰“嘿嘿,那些贊成造神的武聖恐怕怎麼也不會想到自己只是人家的一個棋子而已,唉,說來所有武聖都是人家要消滅掉的棋子。你肯定已經猜到了些什麼,說來看看。”

************************************


  “嘻嘻”萱萱傳來一陣輕笑︰“師傅,我想看看你的真實本領如何,沒想到你這麼差勁,居然被我削掉了胡須。唉,師傅,我感覺很不好意思……”

  萱萱的師傅對她可謂異常溺愛,聞言摸了摸短了一截的胡須,道︰“算了,知錯就好。你這個小丫頭平時就從來沒有安分守己過,若是有一日你變成乖乖女,我還不敢認你呢。”

  “師傅,我真的感覺很不好意思……”

  “我不是說過不怪你了嗎?”

  萱萱忽然提高了聲音道︰“老頭子你為什麼總是誤會我,我說不好意思是因為沒想到有這樣一個本領低微的師傅,我感覺慚愧無比。師傅你千萬不要和人說你是我師傅啊,要不然我會臉紅的。”

  “氣死我了,你這個小丫頭自從會跑、會跳後就沒臉紅過,比我這幾萬年的老臉還要厚。”

************************************

  看雲起雲落,听雨打芭蕉。

  人生匆匆百年,武聖萬古長在。

  百年也好,長生也罷,不過都是一種活法。

************************************

  慘烈的景象讓人不忍目睹,無數絕代強者死于非命。能夠踏入長生之列,步入聖級境界的高手都是武學史上的天才,都曾經是一代天驕。他們經歷常人所不能,突破人體極限,進入了一個全新的領域。然而在這個領域,許多強大的聖者卻又變的那麼渺小,在數百武聖合力沖撞之下,他們不甘的死去……

  或許這些死去的天驕們在臨死前都充滿了疑問與遺憾吧,他們本是人上之人,但此刻卻顯得那麼微不足道。

  人上人,人上人之上還有人上人。

  或許,許多死去的聖者都在後悔吧,他們不甘于平凡,努力一生,終于成聖,成為人上人,但到頭來卻發現不過是進入了一個新的領域而已,在新的領域里,他們還是那麼的平凡,到頭來還是要在滿是天才的世界中淪為平凡。

 

-------------------------------------

以上摘自:http://www.nch.com.tw/data.php?ch=16&id=15517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ndlessu 的頭像
endlessu

endlessu

endless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